分享到:
首页  »  新闻首页  »  健康心理  »  情感生活  »  异地恋人情感生活样本:拿什么坚守我们的爱情?

异地恋人情感生活样本:拿什么坚守我们的爱情?

2018-05-31   来源:飘花网   点击:加载中字体大小:[ ]
导读

 黑龙江异地恋人情感生活样本: 拿什么来坚守我们的爱情?

  生活报8月27日讯 有人在歌里唱道:“距离是一份考卷,测量相爱的誓言最后会不会实现。”又是一年七夕。因为学业、工作等原因,一些爱侣被迫分居两地,对他们而言,“牛郎织女”并不只是遥远的传说,而是朴素的日常。七夕节前夕,记者采访了我省的一些异地爱侣们,听他们讲述那些超越时空的爱恋……

  85后小夫妻

  恋爱七年异地四年

 

 

  花近万元打了上千个越洋电话

  “等到我们学会飞,飞越黑夜和考验,日子就要从孤单里毕业”“我俩恋爱七年异地四年,现在回想起来,真像是谈了一场‘假恋爱’。”电话那头儿,哈尔滨姑娘任时笑着调侃道。

  任时和林源是初中同学。2005年上大学,任时考上了哈商大,林源则去了哈工程。“上大学那会儿,不是流行‘串校’嘛,到老同学的食堂吃顿饭,一来二去的,我俩就越来越亲近。” 2007年5月,他俩在哈尔滨游乐园的摩天轮上牵手了。

  由于当时林源读的是“2+2”国际合作办学,要去澳大利亚留学两年,当年9月便踏上了飞往澳洲的飞机。临走前,任时给男友叠了100多颗“红心”,每张纸里都写了一段“励志语录”,让林源想她的时候就拆开看看。

  任时回忆,当时既没有微信,也不能用手机上QQ,在学校上网也不太方便,他俩每天晚上会打一个小时的国际长途,“每天晚上六点多,我都出去接电话,一般夏天到操场上转悠,冬天就站在走廊里,因为这个没少被室友们笑话。”

  而大洋彼岸的林源,通话环境也比较艰苦。在国外三年,他花近万元打了上千个越洋电话,为了省点儿国际长途费,他用电话卡到室外的电话亭往国内打电话,由于有三个小时的时差,他打电话通常是当地时间晚上九时,外面黑漆漆的,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冬天冻透了,夏天喂蚊子,有时甚至会遇到几个醉鬼,心里挺忐忑的。

  去澳洲后由于学业很忙,林源18个月后才第一次回国。任时看着别的大学情侣一起去食堂,一起上自习室和图书馆,感觉格外落寞。两个人分开久了,难免会有猜忌。不过林源比较坦诚,每次“有情况”都会如实相告,“××又找我帮她修东西”“××说天太黑不敢自己回家”。电话这头,任时总是霸气回应:“不许去!我还自个儿一个人呢,我找谁说理去!”

  2009年本科毕业后,林源又在澳洲读了一年研究生。幸好,这段感情最终还是经受住了考验。

  林源毕业后到北京工作,任时在哈尔滨,俩人又异地了一年。每半个月,任时都会去一次北京。周五下班后上火车,周日晚上返回哈尔滨。2013年,这对聚少离多的小情侣结束了异地生活,婚后一起到北京工作,他们的儿子现在已经两岁了。

  “我们要一起努力,为我们的未来努力!”如今,林源仍然珍藏着任时当年送给他的“红心”,里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那些年少时的誓言并没有被岁月湮没……

  列车乘务员

  婚后异地17年

  趁火车进站跟妻子约会3分钟

  芦雪坤今年40岁,是哈尔滨客运段黑河车队的一名乘务员,常年往返于哈尔滨和北安之间。他的妻子李健是内蒙古人,在呼伦贝尔做小买卖,照顾多病的双亲。结婚17年来,这对夫妻一直两地分居,每年团聚的时间不超过40天。他们的儿子文文如今14岁,从小在呼伦贝尔长大,上学后到绥化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这么多年了,感觉自己挺对不住媳妇的,可是又舍不下这工作,看来只能等退休以后再补偿她了。”芦雪坤叹息道。

  虽然相隔两地, 17年来,芦雪坤一直有个雷打不动的规矩:每天至少跟妻子通一次电话,听听她的声音。由于单位规定比较严格,上班时间手机必须上交,所以芦雪坤通常交班后才能给妻子打电话。遗憾的是,火车上信号不好,特别是路过山区的时候,经常聊着聊着电话就断了……

  作为铁路人,越到年节工作越忙。芦雪坤愧疚地说:“这17年来,我很少在家过节,印象中,只在家过了两个春节,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吃年夜饭的时候,我俩一般会通个电话,问一句‘过年好’,其实心里都挺不是滋味的。”

  每隔几个月,妻子会从呼伦贝尔回到绥化,在家待上几天。芦雪坤的这趟列车路过绥化,每次只要妻子在家,就会带着保温饭盒到站台上给他送点儿热乎饭。夫妻俩约在天桥底下见面,列车停站的时间只有三分钟,这短短的“三分钟约会”往往来不及说上几句话,汽笛就响了。“我媳妇从来不当着我面哭,我俩都这个岁数了,彼此看一眼,有些事心照不宣。”可是芦雪坤每次望着那个肩膀颤抖的背影,心里都格外难受,他想上前多安慰几句,火车却渐行渐远……

  这么多年,还有件事儿让芦雪坤耿耿于怀。他家的户口本里只有他和儿子的名字,妻子的户籍一直在呼伦贝尔。尽管就目前来看,夫妻俩还将继续这种异地生活,但他希望今年能把妻子的户口迁回来。“

  人虽然不能常见面,但一家人得在一个户口本上,至少这样心里会觉得更贴近。”芦雪坤笃定地说。

  部队军官

  一年近2/3时间在部队

  利比里亚维和一去八个月

  2009年,罗佳和军官张茂林相亲时,第一句话问的是:“要是以后咱俩结婚了,你能天天回家吗?”张茂林斩钉截铁地回答:“能!”但他立马又补充了一句:“除特殊情况以外。”

  一年后两人结婚了。罗佳苦笑着回忆道:“这小子骗人,其实‘特殊情况’才是常态。”

  张茂林在省边防总队大耿家训练基地工作,罗佳在一家企业当会计,夫妻俩把家安在了道外区。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由于工作很忙,张茂林一年有将近2/3的时间都在部队。

  结婚七年来,他俩最长时间分开过8个月。2013年10月,张茂林随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去利比里亚维和。抵达任务区后,他拿着手机在营区里到处找信号,每次信号好的时候都特兴奋,“我们营区里,有棵大芒果树,那边信号最好,每次执完勤,我都在那下面跟我媳妇视频。”因为怕罗佳担心,张茂林每次都报喜不报忧。大年初四,他脚部意外受伤,缠着绷带,只能靠拄拐行走。但他没敢告诉妻子。那段时间罗佳也挺纳闷,每次要视频,张茂林都说不方便。直到十多天后,她才在丈夫战友的朋友圈里得知真相,又急又气。

  维和期间,有一回整个防暴队失联了48小时,国内的家属们全都急疯了。罗佳不敢看新闻,生怕看到什么不好的消息,她不吃不喝哭成了泪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任务区的卫星突然出了问题。

  独自在哈尔滨,罗佳也挺不容易。下班后她不愿意回到空荡荡的家,经常留在单位加班,而且她胆子比较小,晚上睡觉前会反复查看门窗,即使是闷热的夏天,也不敢开窗睡,卧室门也锁得严严实实的。有一回,客厅的吊灯坏了,罗佳爬上去换灯泡,结果不小心摔了下来,她委屈地坐地上哭了二十多分钟……由于丈夫不在家,罗佳从柔弱的小媳妇渐渐变成了威武的“女汉子”,修水管、通下水、修马桶,样样都会。

  省边防总队派人来家里慰问,说可以捎些东西到利比里亚。罗佳亲手做了一个中国结,还写了一封满满五页纸的长信,聊起信的内容,张茂林不好意思地笑了,“反正挺肉麻的。”罗佳在信封上写了一行字:“红色信封插上彩色的翅膀,带去我的思念飞到你身边。”

  罗佳特别喜欢张茂林穿军装时的样子,每次丈夫回家都想上前合影,可倔犟的张茂林,总是躲着他,要求双方必须保持一米远。罗佳委屈地说:“这么多年,他穿军装时,我俩连张合影都没有,只是结婚时拍过一张。”张茂林在一旁一脸严肃地说:“那样不好,我得注意军人的形象。”

  上个月,张茂林提职了,罗佳本以为他回家的机会能多一些。没想到,这两天,张茂林又在给她打“预防针”,“9月份,我们那儿有新兵集训,我可能又得三个月不能回家了。”罗佳笑笑,什么都没说,趁着这几天丈夫在家,每天多做几道菜。她明白,这世上有一种爱,叫爱着你的爱……

上一篇:曹清华品牌:关爱中老年人情感生活,“门当户对”尤为关键 下一篇:泡芙小姐》杀青 闺蜜共绎当代女性情感生活
相关文章推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3-2011 World Executive Group.

爱家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39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