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首页  »  新闻首页  »  疾病防治  »  癌症预防  »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2018-05-31   来源:飘花网   点击:加载中字体大小:[ ]
导读

咖啡致癌、咸菜致癌、槟榔致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种食物因传言含有致癌物,被推上风口浪尖。

紧接着这类传言出现的,是各种“辟谣”的声音。

良心媒体大多会条分缕析地进行科普,一些键盘勇士则上来就摆上一句“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没到一定量就死不了”好像成了真理,让迷失在致癌信息中的普通读者,一下子安心下来。

可是,撇开剂量谈毒性,真的都是耍流氓吗?

事实上,盲目相信这么绝对的一句话,可能会造成一些危及生命的误会。今天,我们都来补补课,聊聊毒理学的一些基础知识点。

 

 

1

 

不是所有东西

都有安全剂量

毒理学奠基人Paracelsus曾指出:“所有东西都含有毒素,没有任何东西是完全无毒的:剂量才是决定物质毒性的关键。”

这个看法精简成“the dose makes the poison”(剂量决定毒性)后,成为了现代毒理学的基本法则。

的确,氧气吸多了、酒喝太嗨了、煤气肆意跟你共舞了,这些情况下你都会中毒。

“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这句话应运而生,却也成为对专业知识还一知半解的人们假装学识渊博的利器:拿着这句话遇上什么新闻就套,“大义凛然”地站出来为“毒物”做主。

这句话往往会造成一个误解:安全剂量=无毒,只要没到一定量,就是绝对安全的。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么你真的要先了解一下知识点了。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韩国一名妇女在平昌冬奥会期间制作大量泡菜 / 视觉中国

先举个例子:新闻总说要少吃腌制肉制品、泡菜等等,因为里边含有容易让你中毒的亚硝酸盐或是硝酸盐。

事实是,微量的亚硝酸盐有助于维持口腔微生物环境,而随着剂量增大可能会让你感觉困乏、头晕、腹泻,甚至呼吸衰竭而死。

因此,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致癌清单里,硝酸盐和亚硝酸盐有一个“在导致内源性亚硝化条件下摄入”的前提。

这种有安全剂量的“毒物”我们的确需要“谈剂量”,因为低于这个剂量,它就是无毒的,我们称之为有阈值(threshold type)的毒物。

这样的毒物一般都遵循一个剂量反应(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在阈值前,它不会对我们产生危害;在阈值后,它随着剂量的增加产生不同的负面反应。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聪明的同学就会猜到,与之对应的就是没有阈值(non-threshold type)的毒物。

没有阈值毒性的致癌物,意味着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哪怕一点点,也会对人体产生不可逆的实实在在的伤害。

至于它致癌的发生概率,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大体上是电视剧里医生常挂嘴边的那句“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李云教授主编的《食品安全与毒理学基础》提到:“WHO等权威机构规定,对于经流行病学确认的已知致癌物,在制定食品中最大容许量标准时不必考虑最大无作用剂量(NOAEL),而是容许量越小越安全,最好为零含量。”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美国社会引起死亡率增加10-6的某些活动 / 毒理学课本

我们聊一样事物的“毒性”时,不能简单地说它有毒没毒,而要看不同量下它对人的影响有多大。

现在很多物质的剂量反应曲线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单调曲线,甚至有的内分泌干扰物剂量越小,毒性越大。

有的东西没到一定剂量或一定浓度就压根没毒,而有的东西即使极微量的接触都会给你造成伤害,而这个伤害可能小到可以忽视,可能大到立马危及性命,可能会被细胞修复,但亦有可能富集集聚伤害。

万物皆有毒,且无论一种物质的毒性是大是小,剂量都是影响它毒性强弱的因素。懂得了这个原理,才能真地理解那句“the dose makes the poison”。

2

不同类型致癌物

安全剂量”标准相异

把没有阈值毒性的致癌物说得这么有害无益,什么都吃的广东人就急了:咸鱼我都吃了十几二十年了,我不还是活蹦乱跳的吗?

抽烟喝酒打牌时候槟榔没少嚼,路上车上饭馆里的二手烟也吸了不少,这些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或是难以避免的东西真的那么危险吗?那少接触的界限又在哪?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较为“常见”的一类致癌物 /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17年10月27日公布的致癌物清单整理

我们一般讨论致癌物威胁性会参考WHO发布的致癌清单,但你千万别误会,1、2A、2B、3、4这五个类别并不是意味着谁致癌能力强谁段位就高。

设定这个分类的其实是国际癌症组织(IARC),它的分类依据是“能证明有致癌性的证据是否充分”,热狗、火腿等加工肉制品能被归在一类致癌物,是因为有可靠证据表明它和致癌脱不了干系,而这跟它的致癌性、毒性无关。

把咖啡推到舆论浪尖的就是被归在2B类的丙烯酰胺,这个类别的致癌物一般是对人体和实验动物的致癌性证据还不够充分。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使用较广的致癌物分类 / Monographs.iarc.fr.

其实到现在为止,并不是每一种物质的毒性都被我们伟大的科学家研究得很透彻,实际上,很难完全明晰它们对人类产生伤害的剂量范围。

对于一类致癌物,你不吃肯定比吃要好,只不过里面有的东西你轻轻一舔可能就呜呼了,而有的东西你可能吃上一卡车才会提高0.1%的患癌率。

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也要谈上“剂量”了,毕竟这个是玩概率的游戏。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西安一肉店在用火喷清洁猪蹄上的猪毛,过去使用沥青松香去猪蹄上的猪毛,但沥青松香里含有大量致癌物,现在很少有人使用了 / 视觉中国

在讨论食品中的致癌物时,通过设定一些指标,可以将我们与风险的距离大大拉开。

在确定化学物质的毒性时,往往会有一个叫半数致死剂量(Median Lethal Dose ,简称LD50),也就是能杀死一半试验总体的有害物质、有毒物质或游离辐射的剂量。

而在讨论这些物质的摄入量时,我们要关心的是另外两个重要的量,叫做观察到有害作用的最低水平(LOAEL)和未观察到有害作用的水平(NOAEL)。

对于有阈值毒性的致癌物,用NOAEL除以一个大大的数,就可以得出每日允许摄入量(ADI)了。

ADI的设定,不是将有害和没害给你分隔开,而是将你与危害的界限大大拉开。

对于没有阈值毒性的致癌物,长期以来,管理决策都是采用“不指定限量标准,而是尽可能达到最低含量”的所谓ALARA原则(as low as reasonably achievable)。

但因为这样的方式没办法考虑到致癌物的致癌强度和人类的膳食需求,监管难以确立。

“剂量”在这些没有阈值毒性的致癌物中没有确定的安全值,因此,槟榔、咸鱼还要不要继续吃,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

3

有些致癌毒物

无法避免且有正面影响

既然这样的话,那些坏东西就压根不碰不就得了?现实中往往没法这么操作。

那些能对DNA造成突变的致癌毒物,一方面会对你造成伤害,另一方面却又难以避免,甚至能给你治病。

比如普遍存在于大气或是水环境中的二噁英、部分农作物生产过程中必然产生的黄曲霉素、能够治疗癌症的环磷酰胺……

但对于这样的致癌毒物的使用,药品、食品和生活用品是有区别的。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2017年7月19日,比利时,示威者聚集在欧盟总部外,抗议使用除草剂“草甘膦”,欧盟正在讨论是否禁止使用被部分科学家认为具有高致癌性的除草剂“草甘膦” / 视觉中国

药物的上市和使用,通常会遵循一个基本的原则,即“带来的好处明显大于风险”。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西药分子在某个服用剂量下,对恶性肿瘤有明显的抑制效果,但它随之带来的是脱发以及增加百万分之一的致癌风险,为了治病,当然要用。

就连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感冒药,也都有一定的副作用。当药物给我们带来的好处要比坏处好得多的时候,它的一定剂量下带来的风险我们是可以接受的。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2014年8月27日,北京国际食品安全检测设备展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幕,其中包括了黄曲霉素的食品安全检测设备 / 视觉中国

吃的又不能这么算了,除非某些成分的存在不可避免或是有正面的影响,否则剂量再小也不可以添加。

食品中的污染物,有多种来源:可能来自于环境污染,比如二噁英、多环芳羟等;也可能是产生于烹调过程,如丙烯酰胺、杂环胺等;也可能是天然存在的,如黄曲霉素等……

完全除去天然存在的有害物质,这个成本很高,很多时候没法实现。

黄曲霉毒素在一类致癌物中表现得十分突出,毒性大但存在感又很高,在农产品中几乎无法避免。比如,玉米、花生等一些干果中经常可以检测到黄曲霉毒素。

因此,我们只能如WHO所说,在 “最好为零含量”的建议下,设定一个国家标准,即“允许残留”,将危害降到可以忽略的地步。

这种情况属于毒性物质不可避免的存在,而防腐剂、香精等食品添加剂则属于有合理意义的存在。

至于三聚氰胺、滑石粉、塑化剂等等东西,尽管在剂量很小的情况下,它对人体威胁不是很大,但依旧是不能用“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来为自己辩护的,因为它对人没有什么好处。

更别说那些为了压低成本赚大钱的黑心商家了,眼里只有钱的他们才不管你剂量安全不安全。

了解了这么一些基础知识后,你再回头瞅瞅那句“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估计心里头就换了点滋味了。

 

 

4

问问自己

这是否为“合理”的好处

以上说的大概就是:一样物质的剂量会对你产生影响,但不能决定它本质上有毒没毒;至于一些“有害物质”,有时我们可能不可避免地需要赖以为生,有时我们可以自主决定接触不接触。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2010年11月6日,山东青岛,出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盛行的传统晒鱼法 / 视觉中国

烟草、咸鱼、槟榔、油炸食品、腌制食品等等跟癌症挂钩的时候, “瘾君子”依然会安慰道:“不到一定量也死不了。”确实,癌症这个东西决定因素有很多,还真有点“看运气”,但是你必须明白,摄入的多少在影响着你“运气”的大小

流行病学确实有证据证明,中式咸鱼可以导致消化道肿瘤和鼻咽癌等恶性肿瘤发病率增加。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燕明确表示过:“烟草的危害已经被全球承认,为了全家人的健康,我恳求各位瘾君子戒烟。”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口腔医疗中心副主任张胜表示,有60%左右的口腔癌患者与吃槟榔有关系……

得了癌症才知道,很多东西碰一下都不行

2015年5月31日,北京欢乐谷门前,一位父亲“吞云吐雾”,而他的孩子则笼罩在浓烟中表情痛苦。这对搞行为艺术的父子在宣传二手烟的危害 / 视觉中国

当然,在相对健康的前提下,我们有自主权去选择喜爱吃的食物。

WHO把红肉列为了2类致癌物,难道我们就要就此做一名素食者吗?况且,肉类的正常摄入对保持机体健康有着重要的意义。

长期过量摄入任何食物,都可能对健康有不良的影响。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致癌物列表给予了我们一个参考,告知我们哪些需要少接触,哪些最好完全规避。

中国工程院院士郝希山提出:“霉变食物不吃,加工食物少吃,腌制食物、烤焦食物不吃,多吃植物性食物,每天吃400克非淀粉类蔬菜水果。”

美国癌症研究所与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所撰写的《食物、营养与癌症预防》中也提到,做到了合理膳食、保持体重和经常运动,你可以降低30%-40%的癌症发生风险。

自律即自由,至于“自由”如何定义,则由自己做主。

“撇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这句话可以放置的语境有太多,当讨论的话题牵涉到我们自身健康时,首先得清楚这东西该不该谈“剂量”的问题,问问自己这是否为“合理”的好处。

参考资料:

[1] Awt N, Poon S L, Huang M N, et al. Aristolochic acids and their derivatives are widely implicated in liver cancers in Taiwan and throughout Asia[J].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7, 9(412):eaan6446.

[2] Farman A G. ALARA still applies.[J]. Oral Surgery Oral Medicine Oral Pathology Oral Radiology & Endodontology, 2005, 100(4):395-397.

[3] 鸿茅药酒回应四大质疑,称实验显示“一天喝165斤才中毒”[Z]. 澎湃新闻,2018-04-18.

[4] 丹·费金, 赵瑾. 剂量越小毒性越大[J]. 环球科学, 2013(1):60-63.

[5] 江泉观. 基础毒理学[M]. 化学工业出版社, 1991.

[6] 李云. 食品安全与毒理学基础[M]. 四川大学出版社, 2008.

[7] 陈君石. 食品中遗传毒性致癌物的危险性评价[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06, 40(5):368-369.

[8] 院士教您如何健康饮食不得癌[N]. 健康时报,2013-05-13.

上一篇:这种疾病竟是上海女性第一高发癌症?预防攻略在此! 下一篇:男人脱发容易患上癌症,6个方法能预防
相关文章推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3-2011 World Executive Group.

爱家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39355号-1